文化昭阳

牛性(散文)

来源:昭阳信息网  更新时间:2007-01-04 16:55  作者:曹斌  责任编辑:

 

自幼在牛背上长大的我,对牛是有感情的,每逢假期我必定要带上作业到外婆家放牛的。外婆家的牛有一公一母两头水牛,外公把公的叫奴娃子,母的叫地宝。

奴娃子身力强壮,四肢发达,浑身圆得发亮,它的脑袋上宽下窄,额头十分突出,显得特别憨厚。奴娃子最喜欢我给它抓痒,每到它舒服时,它乐意得把尾巴高高地翘起,特别是给它抓犄角根部凹处,它低着头,乖乖地,一动也不动,像个特别听话的孩子。有时我借助外公向上的引力跨上它宽大结实的脊背,往它屁股上一拍出发了。紧跟其后的地宝虽然个子小些,但也非常结实,浑身闪耀着青春的光泽。我忧哉乐哉地骑着奴娃子领着地宝来到宽阔、明亮的洒渔河畔,杨柳在水面上轻轻倘佯,河岸上的青草葱郁丛生,奴娃子和地宝先舒舒适适地泡上一阵子水,然后上岸,卧在树荫下选择最甜的草儿吃得腰身两侧的食囊如鼓才肯罢休。吃饱喝足的奴娃子最喜欢同我开玩笑的,当我在杨柳枝上睡得正香时,奴娃子会悄悄举起头,用宽大厚实的嘴唇触我的屁股,我一声惊叫后翻身掉在了它的背上,时间长了,遇到类似的情况,我会很娴熟地从树枝上翻个身又睡到了它的背上,醒来后,牛虻飞来叮在奴娃了身上,我便急忙挥动小巴掌“啪”的一下打死牛虻,奴娃子总会感激地侧目而望、它感情深沉,目光狡黠而善良。

奴娃子最大的特点是吃苦耐劳,诚实忠厚。每逢春耕,奴娃子埋头苦干一天能犁十亩地,干活时它神情专注,一丝不苟、脚踏实地,看着犁把后一条条黄色的玉带,嗅着深翻泥土的清香,外公额上的皱纹舒展了许多。每年秋收,奴娃子都会拉着小山似的庄稼潇洒地驰骋在这蟒蛇一般弯弯曲曲的便道路上,鼻子不喷大气,嘴角不吐白沫。路人见了都会说:“好样的,奴娃子”!奴娃子,好!

有一次,河对岸的一头大公牛为了和地宝争草吃,僵在那儿彼此双目圆睁,虎视眈眈,顿时,大公牛猛地扑向地宝,把地宝按翻在地。奴娃子哪能让大公牛逞强,它一声长啸,猛地挣脱我手中的绳子,瞬间就飞奔百米之外,我却被历来温顺的它吓了一大跳。人们不是说牛性子慢吗?哪知牛飞跑起来并不亚于马的奔驰。紧接着空寂的河野立即发出牛角猛烈的碰击声,几个回合后河野静了下来,原来奴娃子的眼睛被对方的利角挑住,鲜血不停地往下流,但它却没有趴下,仍然是那样昂头挺立着,双目毫无畏惧地仇视着对方,像视死如归的战士。再后来奴娃子的那只眼睛却只成了头上的配像。

高高的山挑着弯弯的月亮照在牛栏里,地宝的肚子又比往常鼓了许多,今晚特别显眼,尾巴翘得老高,在牛栏里不停地打转,外公外婆站在牛栏外心急如焚。外婆说:“这地宝是咋了,它妈下它的时候无声无息,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这到底是咋了?”奴娃子在一旁呆呆地立着,立着,忽然一声尖啸,挣脱拴在鼻子上的绳索,挥角把大栏的粗木劈断两根,横跨牛栏,直往外奔。我和外公追了出去,奴娃子却在一汪乍看上去似乎一塘死水前僵住,当我们走近时,却发现水塘深处一刻不停地冒出一股静静的水流,枯叶在水流中打着旋,奴娃子慢慢地把宽大厚实的嘴伸到水中,轻轻地搅着,搅着,搅得月亮碎了,星星碎了,一泉白花花的水银呈现于苍茫的夜色。奴娃子慢慢地把头抬了起来,嘴角吐着白沫,喘着粗气,四肢结实的大腿却不停地颤抖。一会儿外婆气喘吁吁地跑来说:“地宝下了,下了,是一头壮实的小牛仔。”奴娃子像似通人性,侧目望了望外婆,抬头,转身就往回走,外公紧跟在它的后面深有感触地说:“这娃子真是怪,不怕苦,不怕累,甚至连死都未怕过,却怕牛生牛。”

来年的春天,小牛仔跟着牛群纷纷下田,依着一条犁沟的直线春耕着大地,它头微向前倾,四蹄娇健,步伐稳定,完全继承了奴娃子的禀性。

 

微信扫一扫查看

扫一扫手机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