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昭阳

葡萄井记(散文)

来源:昭阳信息网  更新时间:2007-01-30 15:03  作者:刘邦坤  责任编辑:

 

因了山的夹峙,那水便嶙峋地显瘦,黑的白的石头便犬牙交错地出没于河岸。因了水的映衬,那山便勃勃然显露生气,石峰兀立,虽不甚高却雄伟奇崛,似乎每块石头都卓然独立却又携于并肩,仿佛古时那些得道高僧,虽然胸罗玄机却又隐忍淡泊。那是些朝圣者似的山,赤身露体,不讳不饰,素面朝天;那是些苦行僧似的山,一任人类的炮火开凿和自然的风霜侵蚀而犹自兀立不语……

山下有路,路便随了山势的蜿曲摇头摆尾地飘然远去;路边有亭,亭便超尘出世孑然独立。亭用硫璃瓦建成,八角飞檐、描金绘彩,以尘埃为背景仿佛一件富贵人家遗失的首饰,以山水为背景仿佛古画里一枚鲜红的印章。亭内有井,井阔似潭,深约丈许,井水清澈见底,其味甘醇爽冽。以之酿酒则酒香,依山傍水便建起诺大一个酒厂,酒味甘美,声名远播;以之灌溉则田肥,山脚一溜人家便呈现出一派富庶景象,密密层层的是果树,掩掩映映的是楼房;以之饮用则养颜,村里的姑娘便粉面含春,细腰如柳。

来到亭中,俯身看井,突然从井底钻出大大小小的气泡,数十个结成一串,状如丰收的葡萄,一颗颗晶莹剔透,空灵似梦,咕咕嘟嘟地飘然上升,到了水面却又倏忽不见,真如雪泥鸿瓜,庄周蝴蝶一般了无痕迹,让人否可捉摸而似有所悟。

正因为这水里“葡萄”,井便得名为“葡萄井”。

村人淳朴,心目中竟渐把这葡萄井看作了灵瑞之物,也就不免编些神话世代流传:很久很久以前,一个普通的井边住有一户清贫人家,母子相依为命,儿子却至孝。隆冬时节,老母病危想吃葡萄,儿子无法,只好拜求上天,神感其诚,井中便冒起大串大串葡萄,自此而永不停息。这户人家便用葡萄酿酒,卖酒为生,子孙繁衍,家景也渐渐富裕。后来,有一道人到此沽酒,问起这户人家的景况,主人遗憾地说,生活倒好,就是酒糟太少,不好喂猪。道人于是拂袖而起,飘然而去。

从此,井中葡萄也就变成了串串泡影。

人心难足固然可恨,神仙心胸也未免也太过狭窄,每念及这些,不禁叫人扼腕长叹。

前段时间,有人在亭子楼上开起了舞厅,一到夜间便灯红酒绿、鼓乐笙歌,又有许多小姐艳妆打扮、穿梭其间,制造种种桃色新闻。村人不免哗然,盛传井已被玷污,水也即将干涸。我于是也担忧起来,忙偷空跑去察看,那宗教化的山水还在,那劳碌奔波的道路还在,那明净如美目,深邃如古镜的葡萄井还在。于是便欢欣雀跃、大为庆幸!

 

微信扫一扫查看

扫一扫手机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