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阳新闻

昭阳新闻城市空间昭阳政法昭阳农业科教文卫

幸福大家庭的幸福果

来源:昭阳信息网  更新时间:2019-08-10 19:36  作者:虎彦群   责任编辑:赵磊明

    “快快快!吃苹果啦,吃苹果啦!”幼小的时候,只要听到妈妈这样的召唤,总是以离弦的箭一般的速度跑回家,然后捧着那又大又香的苹果,先闻一闻,再舔一舔,才一大口使劲咬下去。妈妈笑眯眯地看着我们三姐弟吃苹果,那慈爱的目光至今难忘……


现在回想起来,其实那时的苹果并不大,是因为年幼手太小,苹果到了小小的手里自然就大了;苹果的品种名更是无从知晓、也不需要去关心,解了馋才是最重要的。依稀记得,那时吃的苹果是绿色的,刚从树上摘下来的时候很脆,甜中带着一丝丝酸味。大人们会找一两只大木箱子,把苹果放进去,然后在上面放上松叶,说这样可以储存较长的一段时间。不知是过了一个月还是两个月,也可能是过年的时候,开启木箱,一股沁人心脾的苹果香扑面而来,再看看苹果,呀,绿苹果摇身一变穿上了金色的外衣,黄生生的。虽然不太记得苹果味道的酸甜程度,但是那果香,那耀眼的黄色却是永恒的记忆。

时间就在不经意间慢慢地蹉跎成岁月,而岁月却成就了万事万物的变迁和发展。十来岁的时候,我第一次记住了“红富士”这样一个响亮的名字。父亲说:“你们吃的这种苹果叫红富士。”我一边大快朵颐地品尝着又甜又脆的红富士,一边在心里默念着“红富士、红富士……”突然,急于发言的弟弟被红富士的汁水呛到了,本在一旁安静地看着我们吃苹果的妈妈赶紧过来帮他捶背:“慢点,慢点,没人跟你抢。”是的,家里的红富士苹果都是小姨家送来的,她家种了两亩地的苹果。中秋节以后,我们最喜欢的就是去小姨家的苹果园摘苹果。一进果园,没想着要吃,而是想摸一摸那通红的、硕大的苹果,再慢慢地、轻轻地地摘下来放进箩筐里,比一比谁摘的最大、最红,欢声笑语回荡在十里飘香的果园里。小姨总是把最大最好的苹果挑拣出来让爸爸带回家:“这些好,好的苹果带出去送人最好,外面的人最喜欢我们昭通的红富士。”在之后的日子里,每年我们都要去小姨家的果园,年年如此,果园似乎成为了我们两家人密切联系的纽带。至今,小姨家一共有六亩地的果园,而我们的家庭成员也越来越多,我们这一辈的五个表亲姊妹的十个小孩拥进果园里,任凭他们打打闹闹、追逐嬉戏,然后小小的、肉肉的手捧着一个个真正的大苹果放进箩筐里。

我们这个大家庭最痴迷于苹果的是弟媳。弟媳是弥勒人,来昭通之前没见过那么大的果园,也没见过苹果挂在树上的样子。那年,第一场雪来得比较早,恰逢去小姨家玩耍,最晚熟的红富士苹果还挂在枝头,啊,简直是漂亮至极!一棵棵果树像开了洁白的绒花,红彤彤的苹果与白雪交相辉映,这样的景致实属罕见,不要说弟媳,连我们都异常兴奋。流连美景之余,摘下一个红富士苹果,吃到嘴里的那一刻才叫真正品尝到了果中珍品,甜得透进心里,汁水充盈着整个味蕾,这舌尖上的美味有谁能抵挡?小姨对弟媳说:“糖心多,全是糖心,留到这个时候的苹果糖心最多了,都是留给你们姊妹的,过两天摘了,你们赶紧来拉回去,放着慢慢吃。”弟媳的微信一发,朋友圈炸开了锅,点赞的、好评的、留言要买的……弟媳恍然大悟地说:“昭通苹果这么好,我的外地朋友这么多,我怎么没早点想到把它销售出去呢?”从此,弟媳做起了微商,从早熟苹果到晚熟红富士,她总能妥妥当当地把苹果销售出去。我们全家也总动员,帮着弟媳到果园挑选苹果,然后运输回来包装、装箱、发单,小侄女还成了苹果的代言人,捧着苹果跳个舞,咬一口,然后奶声奶气地说:“真甜!真甜!”。父亲、母亲虽然上了年纪,却乐此不疲地帮忙,父亲说:“好事,好事,时代好啊,坐在家里就能把苹果销售出去,昭通苹果是要正真地走出去了。”

苹果伴着我们成长,小姨种苹果,弟媳销苹果,我跟苹果打的交道也不少。从2008年9月第一次到洒渔采访苹果交易市场开始,每年都要采写与苹果相关的许多新闻。十一年,我也算得上是昭通苹果产业发展的见证者之一了,我惊叹于苹果产业快速发展的步伐,惊叹于苹果产业的规模化、组织化、规范化、高端化、品牌化,更惊叹于苹果产业成为了贫困群众的脱贫果、致富果、希望果。我由衷地喜欢秋季,因为这个季节的昭通果实累累,处处都是甜蜜和幸福。

      (虎彦群   文/图
微信扫一扫查看

扫一扫手机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