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昭阳新闻 | 党务政务 | 专题专栏 | 理论研讨 | 教科文卫 | 法治在线 | 昭阳电视
城市空间 | 昭阳旅游 | 昭阳概况 | 图片中心 | 文化昭阳 | 请您留言 | 关于我们 | 投稿邮箱
站内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 昭阳信息网 >> 法治在线 >> 法治在线 >> 正文
专题栏目
最新热门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最新调查
 没有任何调查
网络直播打电话挑战法律底线 几成个人信息展示平台 双击滚屏         ★★★

网络直播打电话挑战法律底线 几成个人信息展示平台
作者:韩丹东 文章来源:法制日报 点击数:3205 更新时间:2017/7/4 10:52:33

 

  拨打骚扰电话成网络直播新“卖点”网友主动提供他人姓名手机号码

  一些网络直播间几成公民个人信息展示平台

  调查动机

  在人人皆可网络直播的当下,网络直播的内容可谓无奇不有,从直播网游到直播唱歌跳舞,从直播生吃活物到直播发呆,现实生活中能够想到的、不可想象的皆成网络直播对象。不过,这些内容尚未触碰道德、法律底线。及至色情暴力等内容出现在网络直播间,网络直播开始频频挑战法律底线,当前较为火爆的“直播打电话”便是一个例证,这看似无聊的直播内容,却是对公民个人信息的侵犯。

  □ 本报记者 韩丹东

  网络直播作为一种互联网新业态,由于其门槛低、成本小,近几年快速兴起并迅速发展。然而,网络直播作为一个娱乐平台,在满足了更多人娱乐需求的同时,也暴露出一些问题,使其时不时就会成为舆论关注点。

  《法制日报》记者近日发现,网络直播出现一个新问题——在一些直播平台上,网络主播用手机随意拨打粉丝提供的电话号码,通话内容则是胡乱调侃,或者脏话连篇。粉丝除了提供电话号码,还会加上电话号码拥有者的姓名及个人简单介绍,以便网络主播拨打时不易被揭穿身份。

  个人信息缘何成了网络直播的“卖点”?此类直播会带来哪些问题?《法制日报》记者就此展开了深入调查。

  直播打电话互相谩骂

  在某网络直播平台上,以拨打骚扰电话、恶搞电话为直播主要内容的直播间有十来家。

  在一个名为“大壹酷玩”的直播间,直播间的标题是“恶搞电话打起”,其直播间的公告写着“每天晚上8点直播到12点给你们打恶搞电话”。

  记者进入该直播间时,已有587人在线观看,订阅量有730。在之后几天的调查过程中,记者发现,该直播间的观看人数和订阅量在不断增加。

  “大壹酷玩”直播间的主播名字为“大壹”,粉丝称其为“壹哥”。记者每次进入该直播间时,“壹哥”都在打电话,如果对方未接听,他则与观看直播的粉丝随意聊天,让大家抓紧留言,留下电话。

  在记者最近一次进入该直播间时,一名网友在给主播留言:“壹哥,麻烦快点。打这个电话,谢谢。1367×××××××,他叫伟某某。你说你是赵云。”

  主播“大壹”在看到这条留言后,开始拨打这个电话,并告知粉丝。

  在得知网络主播在拨打自己提供的电话号码后,这名网友继续留言,只为给主播更多提示。

  这名网友留言说:“问他,你是不是打我弟了”“他昨天打的”“你说,你弟弟在杭州……”

  对方接通电话后,主播得到答复,对方确为伟某某。于是,主播开始质问对方:“你是不是打我弟弟了。”

  也许是因为手机号码归属地的问题,对方反驳说:“你在上海,我怎么可能打你弟弟,我在江苏。”

  随后,主播根据粉丝提供的信息说出其弟弟的名字,并一再质问对方“你是不是打了我弟弟”。

  通话期间,二人你来我往,最后直接对骂起来。主播扬言:“跪下,老子明天去找你,打的你叫爸爸。”最终,二人约定在杭州新坊打架,以对方先挂断电话收场。

  刚挂断电话,另一个粉丝为这名网络主播提供了一个以150开头的手机号,并称机主为刘某。

  主播随后开始拨打这个电话号码。在经历3次被挂断后,电话终于接通,主播确认对方是刘某。当对方询问主播姓名时,主播根据粉丝提供的消息回答:“我是你爸爸,你骗我钱了。”

  面对对方的质疑,主播根据粉丝提供的指导消息回答:“你骗了我29800块钱,我要报警。”

  对方一直坚称自己并没有骗钱,主播再次说道:“我把钱打到了你的账户上,当初是我加了你的微信,我把转账凭证给你,你把钱退给我。”

  争吵中,主播又根据粉丝提示,放出狠话:“到东客站,干死你。”

  记者发现,在类似的拨打电话直播中,主播与对方的通话都会在脏话连篇中挂断。不过,也有一些通话内容不带脏字,却有恶搞成分在其中。

  比如,一名网友留言:“1308×××××××,叫林某,说她丑。”

  主播“大壹”看到信息后拨打了该电话,询问对方是否为林某,在得到对方肯定回答后,只笑着说了一句:“你好丑啊!”

  主播称好玩还能挣钱

  类似的电话一个接着一个,在该直播间里,记者看到粉丝不停留言,让主播拨打自己留下的电话,而主播明显应接不暇。

  记者在直播间留言询问主播,为什么做电话直播?主播回答:“能为了什么,就为了钱,做这个,就是为了钱。”

  “我做直播是实名制的,我完全可以被查到。不过,无所谓,被抓住那是自己活该,我也被人报复过,拉黑过,不过我不在乎。”这名主播说。

  是不是什么电话都可以打?这名主播回复:“让我打给警察都可以。看我直播,肯定有看不过我的,看不过我,想打我的,直接加QQ,报地名。”

  记者调查发现,在网络直播平台上,类似的直播间还有很多。

  在某直播平台的一个直播间里,两名男子一起做直播。根据粉丝提供的信息,其中一名主播给一个手机号码打电话,待对方接通电话后,主播根据提示说:“我是你兄弟,在网吧被打了,你能不能过来帮忙。”

  对方表示怀疑后,主播又说:“我手机号是外地的,成都的,你来不来帮忙,来不来吧?”

  一番戏弄后,主播便挂断了电话。

  在直播时,另一名主播不停重复着:“接着打电话,接着打,继续打,反正咱们脸皮厚。”

  直播空闲时,记者询问主播为何直播打电话,主播回复:“为什么?为了好玩。”

  粉丝不顾信息泄露风险

  在为期5天的调查过程中,《法制日报》记者在各大网络直播平台调查发现,不少网友对这种随意提供个人信息、直播打电话的行为乐此不疲。

  记者发现,有的网友直接提供姓名、电话及机主的一些个人信息,让主播打电话;有的则是网友抱着看热闹的心理,让主播拨打10086、119、110等号码。

  记者留意到,每当主播和对方骂起来或者说一些狠毒的话时,粉丝总会满屏留言“666”(网络用语,多形容很厉害——记者注)。

  记者粗略统计发现,在网友向网络主播提供的手机号码及机主信息中,有的机主是网友的熟人或朋友,有的是老师或同学,有的与网友有过矛盾纠纷,甚至有的机主与网友是夫妻或父母关系。

  在众多网友留言中,偶尔也有对此类直播持否定态度的留言。比如,一名网友留言说:“你犯法的,懂吗?”“110已举报,不谢!”

  其间,记者也曾留言:“这是在泄露别人的个人信息。”结果,记者遭到众多粉丝的反驳,有粉丝留言说:“看不下去,就走!”不过也有些粉丝告诉记者:“这只是娱乐,漫漫长夜恶搞玩呗!”

  在直播间,粉丝向主播提供的个人手机号码、姓名等个人信息处于公开状态,观看直播的网友均能获取。记者根据公布在直播间的手机号码,尝试拨打了几个。在听到记者直呼其名后,对方大都表示吃惊,并询问:“你是谁?怎么知道我的电话?”

  当记者把获悉手机号码及姓名的途径告诉对方时,对方大多表示很气愤,只有极少数表示无所谓。

 


文章录入:wjy    责任编辑:wjy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读者留言 |